233是河伯还是妖怪?(1 / 2)

张萌见她们都不肯同意这个办法,只好道,“那你们说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?要是有,我听你们的就是。”

朱小青突然哭了起来,紧紧抓着朱母的手大叫道,“妈,我不想死,我不想嫁给河伯,我不要啊,你救救我吧,我不想死啊。”

朱母看着哭成泪人儿一样的女儿,又跟着流起了眼泪。

朱小倩见状,心里也开始着急起来,最后望向朱母,“妈,我爸呢,他去哪里了?”

朱母流着眼泪,声音有点沙哑的回答道,“你爸他一大早去找村长了,看看这件事情还能不能有回转的机会?”

朱小倩这时候眼睛亮了下,突然一把拉住了张萌的手臂,“张同志,你跟我去一趟村长家里,或许村长可以给我们想一个解决的办法。”

她是知道的,村长也很不愿意每隔十年给河里那个河伯贡献一个女孩的事情。

因为上一个十年献过去的那个女孩就是村长的小女儿。

所以朱小倩坚信村长一定跟她一样,也想把河里的那个所谓的河伯给消灭掉。

张萌被朱小倩拉着小步跑了没多久,停在了一栋瓦房外面。

“这里是我们村子的村长家里。”在进去时,朱小倩给张萌解释了下。

刚进院子,一条大狗就跑了过来准备吠。

结果它口都还没开,看到张萌后,立即乖乖的退到了墙角落里趴下去。

朱小倩一脸好奇的看着今天这条变乖的大狗,“今天村长家里的这条大狗怎么反常了,以前我每次来这里,都会被它冲过来吠上几句才肯放我进去,今天居然不吠我了。”

张萌嘴角弯了下,手状似无意摸了下脖子上那条看似白圈一样的小白。看来这村长家里的这条狗也不算是太笨吗,居然闻到了她身上小白的气味。

朱小倩牵着张萌走到村长家的堂厅门口。

里面气氛有点沉闷,坐着的两个大男人听到脚步声,一同朝门口看了过来。

“你们怎么进来的?我好像没有听到我家狗吠的声音啊。”朱村长看到进来的朱小倩跟张萌,一脸的惊讶。

朱小倩笑了一声,“村长,你家大狗今天是不是生病了,我们进来时,它看到我们了也不吠。”

朱村长皱了下眉,“生病了,不可能吧,我家那只狗今早上吃饭时还吃了不少的东西呢,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啊。”

朱父这时候看见了自己女儿身边站着的张萌,看出这个女同志不是他们村子里的人。

“小倩,这位是?”朱父指着张萌问道。

朱小倩马上牵着张萌走到了他们两个面前,一脸郑重的表情讲道,“村长,爸,我有件事情要跟你们说,我找到解决河伯的那个人了。”

朱村长跟朱父同时一惊。

两人用力压着脸上着急的神情。

朱村长深呼吸好几口气,这才向朱小倩开口问,“小倩,你刚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?你真的找到了解决那怪物的人了?在哪里,你快带我过去找她。”

朱小倩一笑,马上让了下身子,把站在她身后的张萌给露了出来。

这下子,朱村长跟朱父立即睁大了不敢相信的双眼。

“小倩,你的意思不会是说这位就是你说的那位大师了吧?”朱父有点生气的看着朱小倩。

朱小倩一愣,不知道父亲怎么好好的生气了,不过还是老实的点了下头,“没错,爸,我说的大师就是这位张同志了,张同志是个神婆,她能对付那个河伯怪物。”

朱村长脸上的笑容慢慢变淡,不过还是很有礼貌的道,“小倩,我知道你是想救你妹妹小青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,不过你不能随便带一个人过来说她能帮我们除掉河伯那个怪物,这件事情不能儿戏,你明不明白。”

朱小倩一听他们两个人的讲话,就知道他们这不是不相信她讲的话了。

于是着急的朝张萌这边看过来。“张同志,你跟他们说吧,他们不相信我说的话。”

最后她朝一朝淡定站着的张萌投来求救的目光。

张萌这时一笑,看向朱父跟朱村长,“两位,我叫张萌,是一位神婆。”

朱村长尊敬的一笑,“张神婆,不是我们不愿意相信你的本事,实在是这件事情容不得我们马虎,你不知道那位河伯很小气的,要是让他知道我找人去对付它,这要是对付了还好,要是没对付,这遭殃的就是我这整个村子,我真的赌不起。”

张萌明白的点了下头,“你的顾虑我明白,放心,我会让你们看到我的真正实力。”

话一落,张萌嘴唇勾了下,缓缓道,“朱村长,你最近是不是总感觉时不时身体会发一下冷,明明外面艳阳高照的,你还是会觉着冷,我没有说错吧!”

朱村长一愣,睁大眼睛看着她。张萌嘴角轻轻一扬,接着道,“还有,你这半年里,每天晚上睡着了都会听到身边有水滴下来的声音,我没有说错吧。”

自己身上的两个秘密连续被她说中,如果之前朱村长对张萌还有怀疑的话,现在是一点都没有了。

“张同志,我们进来慢慢说。”朱村长马上一脸尊敬的把张萌请进了堂屋。

张萌朝他一点头,在他的指领下坐了下来。

朱父一脸不解的看着突然变脸的朱村长,拉着他走到一边细问,“村长,你怎么突然对这位张同志这么客气了,难道你真的相信她是有真本事的了?”

朱村长偷偷的往张萌这边偷看了一眼,然后压低着声音在朱父的耳边讲,“朱老弟,我相信这位张同志是有真本事的,你不知道,她刚才说那两个事情是真的,这两个秘密我谁都没有告诉,可是人家一句就能猜对,我是相信了她的本事,要是没有真本事,不可能一下子连猜我两个秘密的。”

朱父一听,皱了下眉,小声的道,“难道她真是有真本事的人?”

朱村长见他还在这里嘀嘀咕咕,马上拉着他过去,“别想这么多了,是不是有真本事,我们等会儿问一下人家不就知道了。”

另一边,朱小倩一脸不好意思的跟张萌道了一声歉,“张同志,你别怪村长和我爸,他们也是怕了,不敢太相信人。”